最近偶然发现农夫山泉矿泉水瓶印上一段略有春意的诗句:

长白山的春,冰雪初融,万物苏醒。青蛙先生和蝴蝶先生精心装扮,赶赴春的聚会。

瞬间扰动了我的思绪,久居城市多年渐渐地疏离了自然,疏离了春,疏离了对生命应有的感悟。

千年前陶渊明的诗句又回响在我的耳边,“采菊东南下,悠然见南山”……